红木家具行业黄金媒体

分站:中山红木东阳红木仙游红木新会红木

热门搜索:戴为红木国寿红木古森红木御乾堂

第八期

夏日消暑图,贪恋窗前好风景

俗语云,窗是屋舍的眼睛。在足不出户的日子里,开一扇窗,引来了微凉的风,也带来了自然的千种风情。“开窗莫妙于借景”在有心人瞧来,一扇窗便是一处景,移步换景之间,不由得驻足,贪恋起着这窗前的好风景。

窗景有诗意

窗,在文人眼里,可算屋内的别致一景。当明媚的阳光栖息在窗棂上,窗便如同画框,将美景留在了眼前。我视故我在,于是这片景色也成为了窗的一部分。对他们来说,窗何须大,小小一处,也能将无边风月借来,慢慢享受恬淡安舒的时光。

窗景,如诗如画
窗景,如诗如画

意在笔先,诗在窗前。大抵许多流传千古的诗词,只源于那窗前一撇的灵感。可能是闲暇午睡刚起,看见“窗间梅熟落蒂”,便在百无聊赖中,顿生几分欢喜;或者在偶然间,“窗竹影摇书案上”,悠悠清影,徐徐摇摆,为居室增添了一缕诗意。

文人惯会在细微处取悦自己,屋内的轩窗明亮,窗前的桌椅几架也要简洁大方,不求琳琅,唯求悦目为上。这样一来,无论是陈阅快意书,还是临摹旧法帖,都能悠然自得。守著窗儿,连着这些家具都被赋予了一种通透豁达的气质。

家具要选用高洁清雅之器(泰和园《君子椅》)
家具要选用高洁清雅之器(泰和园《君子椅》)

一间书房,半生奢想(雄业�本木上造《雅素书房系列》)
一间书房,半生奢想(雄业·本木上造《雅素书房系列》)

幽香悄入窗

时至六月,火轮渐近,正是一年中最有生机,也是最为炎热的时节。正如人们“苦夏”久已,这股子热气总是让人们倍感焦虑。为了应对此“苦”,人们先想到的是“避”。每逢大暑,要深居简出,在家中躲避炎热。

一榻清风,风雅如斯(戴为红木《卷珠罗汉床》)
一榻清风,风雅如斯(戴为红木《卷珠罗汉床》)

何以消烦暑,窗下有清风。夏日虚闲,若窗前恰好有树,能得绿荫覆窗,哪里需要雪槛冰盘,只将床榻移至窗前,安坐纳凉,自有清风飒至,甚是惬意,可比那无忧无虑的“羲皇上人”。

窗前,暗香浮动
窗前,暗香浮动

夏已至,草木盛而昼渐长。院中花团锦簇,散发出缕缕幽香,正悄悄爬入窗。蝴蝶穿梭花间,辉光流转,清雅又不失妩媚,隔窗望去,也将寻常景色衬得与往日格外不同了。这番美景引人倚窗而立,或闲坐在靠窗一角,透过窗户,欣赏夏日的美好。

斜倚榻边,悠然自得(红古轩《红尚罗汉床》)
斜倚榻边,悠然自得(红古轩《红尚罗汉床》)

凭窗问月光

正如古代诗词中的深切咏怀之作,常常伴随着“窗”、“月”、“酒”、“茶”等等意象。每当夜晚对窗独坐之时,便是最容易坦露内心情感的时候。因此,在月夜窗前发生的故事,少不得以饮酒品茗为开端。

窗下,听雨揽月
窗下,听雨揽月

解衣欲睡,清寒的月色入户,难免引发对人生的忧郁感怀,辗转无眠。启窗赏月,让如画美景入眼入心。欣然举起酒杯,邀明月同饮,亦可率真直爽地说出:“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的洒脱态度。

半窗明月,酒意正酣(东成�文宋《和风茶台》)
半窗明月,酒意正酣(东成·文宋《和风茶台》)

如若遇上一场夜雨,在茶室的窗下悠然品茗。伴着雨声,与明月促膝长谈。选择一套朴素典雅的茶桌,点缀静寂的茶室空间,也让品茗更为惬意。诗人戴望舒曾说:“我夜坐听风,昼眠听雨。悟得月如何缺,天如何老。”说不定你也能从窗前这场夜雨中,懂得几句禅意。

以饮茶疗愈心灵(水雨轩《米兰茶台》)
以饮茶疗愈心灵(水雨轩《米兰茶台》)

(来源:第八期《新中式家具》杂志 林子琪∕文)

相关阅读:

夏日浮想,红木家具里的夏天

上一篇:断想:以文创为题
下一篇:夏日浮想,红木家具里的夏天

大家喜欢看的

  • 杂志推荐
  • 卷首语
  • 新中式秀场
  • 特别策划
  • 企业风采
  • 对话新中式
  • 推荐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