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木家具行业黄金媒体

热门搜索:雅居阁老周家居名雅居红木国祥红木

您的位置:品牌红木网 >> 资讯中心 >> 红木人物访谈 >> 正文
潘震宙:非遗红木家具如何创新发展?(内附视频)
2023/12/23 | 来源:品牌红木网
[摘要]原国家文化部副部长、中国国家博物馆首任馆长潘震宙以《非遗红木家具如何创新发展?》为主题作了精彩分享。

12月20日,第14届中国红木家具品牌峰会(以下简称红木品牌峰会)在中亚峰会举办地——西安国际会议中心隆重举行。

本届红木品牌峰会由著名央视主持人赵保乐、吴双联袂主持

本届红木品牌峰会由全联民间文物艺术品商会艺术红木家具专业委员会主办,《品牌红木》、腾讯家居|贝壳作为官方媒体,并得到了全联民间文物艺术品商会、中国木材与木制品流通协会、中国收藏家协会、中国林产工业协会红木分会四大国家级行业协会的大力支持。

原国家文化部副部长、中国国家博物馆首任馆长潘震宙以《非遗红木家具如何创新发展?》为主题作了精彩分享

在本届峰会上,原国家文化部副部长、中国国家博物馆首任馆长潘震宙以《非遗红木家具如何创新发展?》为主题作了精彩分享。

以下是潘部长的分享整理(内容有删减):

西安,曾经是古丝绸之路上的重要驿站,今天,更是一座活力开放的未来之城。在这里,文化的传承与创新并行,历史与国潮交相辉映。

主办方邀请我的时候,希望我结合非遗文化来谈一谈红木家具的传承与发展。

非物质文化遗产简称非遗,是人民群众在长期的生产生活中创造的一种能够反映地域特色的传统文化,它既是世代传承的历史见证,又是极其珍贵的文化资源。

潘震宙部长为优秀红木企业家代表赠送《传承,让非遗活起来》书籍

随着现代化进程的加快,非遗受到一定的冲击,不少地方性优秀传统文化濒临消亡,在这种情况下,传承保护和发展非遗文化就显得尤为重要。

潘震宙部长(右十)、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原副主任、全国政协原常委、全国工商联原常务副主席孙安民(右十二)、国家人社部原常务副部长杨志明(右十一)、国家文物局原常务副局长张柏(右十三)、全联艺术红木家具专业委员会执行会长、品牌红木CEO林伟华(右八)与优秀红木企业家代表合影

当今世界非遗文化的保护,受到各国政府和人民的高度重视。我记得200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伊斯坦布尔召开各国文化部长的圆桌会议,到会有140多个国家的文化部长或副部长。

潘震宙部长(右六)与孙安民主席、杨志明部长等领导专家及优秀红木企业家出席《大国匠心&大国工厂》艺术红木家具传世工程见证仪式

这个会议就是讨论文化的多样性和差异性,强调非遗保护文化对促进人类文明的多样性,增强人类社会的凝聚力,推进社会的发展具有极端的重要性。在会议上,我们取得了共识。

当时我非常有幸的受委派,率领了中国代表团和澳门的崔世安先生,当时澳门的社会文化市的市长,后来是第二任澳门特首,他率领中国澳门代表团,我们两个中国代表团同时出席了伊斯坦布尔的圆桌会议。

到了2003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又在巴黎召开会议,通过了《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将“口头传说和表述,表演艺术,社会风俗、礼仪、节庆,有关自然界和宇宙的知识和实践,传统的手工艺技能”五个方面,纳入非遗范畴。

我们国家是第一批加入联合国这个公约的国家,在我国,国务院先后于2006年、2008年、2011年、2014年和2021公布了五批国家级非遗名录,目前,我国国家级非遗代表性项目有1557项,国家级非遗传承人3056名。

红木家具领域,共有7项家具制作技艺被列入其中,它们分别是明式、晋作家具制作技艺、京作、广式硬木家具制作技艺、仙游古典家具制作技艺、精细木作技艺、北京木雕小器作。

“红木家具”是中国家具发展史上出现的一种本土文化,自明清以来,用古典红木制作而成的优质名贵硬木家具统称为红木家具。

红木家具作为珍贵的非遗,是历久弥新的文化印记,更是美好生活的丰厚滋养。

在弘扬优秀中华传统文化的今天,保护传承和发展红木家具制作技艺具有重大的意义。

如何做好红木非遗文化的传承与保护工作呢?

我提三点个人的建议,仅供参考:

一、增强创新能力,突破“千人一面”。

在家具文化中,红木家具一直是“鹤立鸡群”,具有独特的传统文化品味。

但由于过分强调外观、档次,传统红木家具往往缺乏对人体舒适性的考虑。我记得有一次会上,听到一位来自上海的红木企业家发言,我印象很深,他讲家具首先要考虑到居家的需求,我觉得讲得很有道理所以,首先,需要在产品功能和种类上进行创新,结合我们当代人的实际需要和审美需求。

例如:在功能的舒适性方面,可以和软体布艺结合起来进行配套设计,以满足人体健康和舒适性的要求。

作为中式家具精髓之一的“榫卯结构”,虽然可以满足收藏级别的红木家具的需要,但是却无法在厂房里进行批量生产和复制。这就要求我们在继承榫卯技艺的同时,在设计上融入最新的设计理念,让家具的结构更科学、更合理,更符合现代人的生活。

所以,在结构工艺上可以进行创新,根据分类别、多品种、“私人定制”、手工操作等特点更好地设计工艺流程。

二、产、学、研合作,多渠道培养人才。

红木家具制作主要依靠工匠的手工精雕细琢。红木家具的制作质量与艺术水平取决于工匠的水平高低。所以,红木人才的培养非常重要,刚才杨部长的分享里面讲了很多关于人才培养这方面的内容。

目前,涉及红木家具行业的高校主要有两类:一个是林业类大学,另一个是艺术类院校。

企业可以加强与高校的合作,合力培养高端红木人才。一方面根据红木企业的岗位需求,可由企业从高校选出一批优秀的学生,组成科研小组,每月发放津贴。企业技术人员带着课题与科研小组一起研究或直接培训学生,学生也可以到红木家具的生产现场进行实操学习,最终实现学生毕业与上岗“零空间过渡”的新型校企双赢合作模式。

另一方面,由政府扶持、推动人才培养体系建立。可针对红木产业紧缺的各类人才,推出一系列的引进和培养政策:出台红木人才引进培养实施办法;设立红木人才发展专项资金;通过政府与企业的合作,举办精细木工、木雕工等免费培训班,培养和储备一批高级技工人才;举办大规模、高水平的职业技能大赛,吸引更多的人才投入到红木家具行业中来。

三、充分挖掘传统文化内涵,发挥文化软实力。

红木家具深受消费者青睐,与近来年中国古典家具传统文化的回归有着密切关系。

作为红木生产企业,我们要充分挖掘古典家具的历史文化及与之相通的绘画文化、家居文化、思想学术、文学艺术等,赋予红木家具品牌以博大而深远的文化内涵,促进红木家具品牌与文化的深度结合,打造出真正具有中国文化特色的红木家具品牌。

我们的红木家具设计师要有深厚的传统文化修养,然后才能自发、自觉地设计出具有民族特色的作品,将含蓄、内敛、沉静等特点根植于当代红木家具中,最大限度地表现红木家具尊贵、高雅的特质和吉祥如意的内涵。

灌注着明代江南文人美学追求的明式家具,呈现出黄花梨自身的色彩和带有棕眼的木纹,彰显了明式家具简洁、素雅、明快、温柔敦厚的人文气质。

潘震宙部长(右五)与峰会特邀专家领导及优秀红木企业家合影

红木家具中造型多样的博古架,通过空间分割,表现出了空灵通透、“藏”而有“露”、虚实结合之美,是中国传统美学的典型产物。尊重和理解传统文化内涵,可以让我们在设计中做到“形散神不散”,形式可以千变万化,但是内蕴则万变不离其宗。

红木家具企业要想打造品牌,就必须依靠文化来进行包装,在每个环节都体现出文化元素,而不是流于形式、附庸风雅。包括布置一个古典雅致的展厅环境,要营造出一种尊贵、品位的氛围;要从环境、产品、服务等全方位体现红木家具品牌的典雅、气派和艺术气质,让顾客感受到红木文化的尊贵、涵养、品味和睿智。

善用文化元素,非遗红木家具将会迎来更为广阔的市场。

第14届中国红木家具品牌峰会参会嘉宾大合影

我衷心期待广大红木从业者努力制作出更加优秀的红木家具产品,在文化遗产的传承与发展中,迎来属于红木行业更加美好的明天。

相关推荐

/ focu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