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木家具行业黄金媒体

热门搜索:红桥红国方家居东成红木木缘红木

您的位置:品牌红木网 >> 资讯中心 >> 红木品牌新闻 >> 正文
名雅居“耐匠”:品味红木匠心的高度
来源:品牌红木网   时间:2022-10-21 10:08:19   分享文章   返回品牌红木网首页
[摘要]“精益求精”就是每天工作的真实写照。

慢工出细活,用心做精品。在速成思维越来越普遍的社会,消费者开始关心品质、安全与生产制作的关系。从内在而言,他们欣赏极尽完美同时稀缺的工匠精神,外在而言,他们又需要品质产品的日常呵护。

红木家具是大众熟知的一种工匠艺术产品,制作工艺繁琐复杂,十分考验工匠的耐心和能耐。东阳市名雅居家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名雅居红木)就有一群“耐匠”,他们无需厂长“监管”,默默在开料、烘干、木工、打磨等各个平凡岗位上施展手艺,一环接一环把硕大的树木打磨成家具,“精益求精”就是他们每天工作的真实写照。


细致入微  以匠心筑品质

生产线上,烘干组出现的频率最高。从原料进厂到家具出厂,四次不同作用的烘干从头到尾穿插其中。

原木露天风干是第一道程序,为了让“新鲜”运到的原木适应本土气候,必须让它们在户外“暴露”半年,接着制作成规格料进行15天左右的第二次烘干。因为家具最终要离开烘干房在正常环境里使用,等组装成半成品,则需要第三次烘干。这个环节维持一周左右,让家具在烘干、自然回潮间来回往复,并要仔细检查修复好回潮后如膨胀等可能出现的小问题。如有明显开裂等不可修复的,就需要换料,换料完再“如法炮制”,直到家具含水率不超过10%,达到最稳定的状态。

烘干房外景

针对销售到北方使用的家具,出厂前还需要进行第四次烘干,避免家具在特别干燥的环境中出现质量问题。如此多细节标准,烘干组的工人早已牢记在脑海。整个过程的漫长“等待”,最终换回日后的陪伴时光。

锯板开料

名雅居红木开料标准是无心无补,木料上下左右前后,根根达到“六面好”,无白皮、烂疤和裂痕。在名雅居红木,有一个专门负责配色、配板的岗位,任务是为每套家具挑选出颜色一致、花纹和谐的木料。

根据材质的不同,配料师要面对的挑战也不同。缅甸花梨明亮色浅,一般向阳面和背阳面、树枝和树底的木材颜色深浅不同,除非漂白上色,否则家具色差十分明显。这种做法虽然省时省力,但名雅居红木不提倡,而是用人工配料来还原自然美色。

基于遵从自然的理念,从缅甸花梨开料时名雅居就有独板、一木对开、一木三开的高标准,再由配料师挑出“完美无瑕”的板料送去制作。深色系的紫光檀、大红酸枝木材色差不大,但想取到大料较难,一般桌面面板保持在五拼板以内,有些达到三拼板,效果比市场上七拼、九拼的产品更加美观。

借助名雅居红木引进的先进数控设备,榫卯制作精度能提升到毫厘,但匠人的工作还没完成,他们需要复测每个榫头、卯眼的长度、深度,以保证后续家具结构牢固耐用。这种“自检”,在每道工序都会进行,虽然每位工匠只负责家具制作的一小部分,但交付给工友的必须是最自信的“成品”。

雕刻工人则需要面对两种类型的考验。一种是以总经理蒋恒领衔设计为代表的、以明式家具为基础改良的极简风格家具,它们只需少量线条或韵律感强的雕刻纹饰“调味”,让家具保持理性克制。

而在富丽奢华的清式家具上,雕刻工人就要用尽浑身解数了。精巧传神的雕刻,需要人与工具合二为一,用刀轻重合适,层层加深,尺寸要精确,先粗后细。如果是拿到新的雕刻图,哪怕是手艺纯熟的师傅也会小心翼翼,避免错雕和部件断裂。数千甚至上万下刀、锤、铲、凿一连串行云流水的动作坚持下来,一件家具的雕刻才最终完成。

名雅居红木一向以白胚精磨家具闻名,一般只有客户要求才会对成品上漆,而且采用古法生漆。蒋恒介绍,消费者购买红木家具比较看重其环保健康的属性,白胚家具在这方面更有优势。

由于刮磨、打磨决定了家具最后的“质感”,工匠需要先对零散部件刮磨,组装成家具后再次从里到外刮磨、打磨。砂纸从100目到2000目,近十遍反复操作,由粗糙到光滑顺手,手工打磨的枯燥“滋润”了家具,给红木产品添上一份温润。


干一行  爱一行  精一行

当今时代,工匠精神不专属奋斗在生产一线的人,坚持不懈、精雕细琢的敬业精神,也在蒋永明父子身上流淌。

作为名雅居红木的创始人,蒋永明有油漆工匠和管理五六百人的厂长经历。在名雅居红木工厂,每天“巡逻”的不是厂长而是蒋永明。正确来说,这里没有厂长,每道工序都在各环节部门负责人把关下有序进行。

虽然身份转变了,蒋永明依然保持着工匠的魂,看到不达标的地方必须返工重做。一次,他巡厂看到一张基本完工的大班台,面板上有个“结眼”。这套大班台的面板长达3.2米,要同时满足一木三开和木纹清晰干净的标准,取料本来就很难。但秉着精益求精的想法,蒋永明当即找来选板的老部下,要求他三天内重新开一套面板换上去。

 名雅居红木风格不同的缅甸花梨产品

名雅居红木风格不同的缅甸花梨产品

“我们用大红酸枝家具的工艺标准来做缅甸花梨家具,不惜工本,一丝不苟。”在企业中,蒋恒虽然负责产品设计和品牌管理,但他也跟着父亲研究工艺技术,两代人传承着红木家具文化的精髓,更传承着自己的红木事业。

他说,即使父亲已经从事红木家具行业30多年,依然保持学习的习惯,努力寻求品质突破,每年至少在一到两个工序上提升标准。而蒋恒更是“杂学家”,在设计、品牌管理、售后等方面,为企业发展添砖筑瓦。“我们的目标不止是做出红木精品,更追求综合实力。”

名雅居红木的“耐匠”品质自上而下,规范提升标准,严格执行标准,不放松任何一个细节,这就是他们的匠心高度。

(来源:品牌红木网  何欣仪∕文)

品牌红木网登录关闭

相关推荐

/ focu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