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木家具行业黄金媒体

热门搜索:森木家具苏阳红红桥红大家之家

第六十一期

张辉:六类明式家具架子床

从某一角度,床是与人身接触时间最多的家具。同时,床又是男女交媾场地,是孕育生命、生产子嗣之所,所以是宗法社会中最重要的家庭用具,它最能体现世俗人性和人情的要求。这可能连李渔都未讲得那么直接,但大量的高品质实物证明了此点。

架子床这类大型卧室家具,价格高昂,置办费用对任何家庭都是不小的开支,一般为婚娶时购进。其上喜鹊登枝、鸳鸯莲叶、鸾凤呈祥、龙凤呈祥、榴开百子、子母螭龙(苍龙教子)等图案透露了这个玄机。购入高品质家具是婚姻活动的特点,也是古今中外人类的共性。 

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这固然为古今都大力弘扬的正能量之理想和口号。但是,温柔富贵之乡则是大多常人的生活梦想,享受和富有又何尝不代表古今芸芸众生对生活富庶的追求。

架子床体现了古人一系列家庭价值观念和对享受、审美的要求,同时它又带有更多的无形价值,是主人经济实力的体现,是夸示财富、显摆家境的载体,是展示地位、获取名誉和区分社会阶层的工具,所以,它是婚嫁中最引人注目的旗帜性家具。

架子床更深层地凝结着财富炫耀和身份象征的社会意识,是人们最投入、最重视的家具制作。这是架子床不断精美秾丽、繁华绚烂的重要原因,也使架子床一定要更深度地走向奢侈化。

架子床大致可以分为六大类型,即如意足型、直腿马蹄足型、鼓腿型、卷云纹足三弯腿型、螭龙头爪(狮头虎爪)纹型、 直腿圆裹圆型。可以各选一例,以窥一斑。

 1、如意足型之黄花梨如意足架子床

黄花梨如意足架子床,足为如意云纹形,挖缺做。它与壸门牙板大圆角相交接,形成床下部的优美曲线,葆有宋代以来大漆家具的腿部式样。宋式与明式家具的血脉传承关系,可窥 一斑。

此架子床床围为风车纹,短木攒接。这是攒接工艺早期的图案式样。门楣子为扇活,栽榫与床体相结合。其正面分为五格,侧面分作三格。每格攒框打槽装绦环板,其上锼挖方折海棠形鱼门洞。床盘面沿平直。壸门牙板边缘上起线。牙板两端边缘有一 个尖牙纹装饰。

黄花梨如意足架子床

黄花梨如意足架子床

黄花梨家具在初起之时,一概仿漆木、柴木家具中造型简约的器物而为之。在许多类别家具上,耗费材料的“如意足”一类式样基本是被摒弃的。但在黄花梨架子床上往往有例外,这 个架子床就已表明这一点。

此架子床修饰上以锼挖、攒接工艺为之,为简练、淳朴、 空灵、玲珑、典雅、清新等风格,代表偏早期黄花梨架子床的风貌。本例已属简练之作,尚有更简练者,除四柱外,不设门楣子。

此床有早期之态,但也有稍晚之象,如扇活门楣子、方折海棠形鱼门洞,足部稍高。

在宋画中,可以常见如意足榻,似黄花梨如意足架子床下部造型。如南宋李蒿《听阮图》中的榻,展现的如意足与本件黄花梨架子床如意足形态异曲同工。

2、直腿马蹄足型之黄花梨云龙灵芝纹架子床

黄花梨云龙灵芝纹架子床六柱,有柱础。上有扇活式门楣子,其绦环板上透雕梅花纹,为喜鹊登梅纹之简化, 但喻意相同。梅花纹间有双桃,取双双长寿之意。

门楣子下出现挂牙条,不同于常规的挂牙,亦示其年代之晚。挂牙条上透雕云龙纹,龙口衔灵芝纹。两旁牙条上亦有灵芝纹。

黄花梨云龙灵芝纹架子床

黄花梨云龙灵芝纹架子床六柱

云龙纹、灵芝纹和牙条形式的出现,表明此床年代偏晚, 为清早中期乃至更晚。

床边抹面沿厚大,饰一条洼线,上平面较窄,为立边做法。软藤活屉,一如所有立边做法。 四面围板上攒接、斗簇灯笼锦图案,为二方连续的带状装饰,为十字连反向四合如意纹,两纹中间,十字上下连接半个反向四合云纹。前围板中心为正向四合如意纹,四角饰双卷相抵纹角牙。矮束腰,直腿,马蹄足有所磨蚀。 

3、鼓腿型之紫檀灵芝纹架子床

紫檀灵芝纹架子床,门楣子为扇活,栽榫与床体相合。门楣子上左、中、右三格绦环板上各雕灵芝纹,由螭尾纹相连。门楣子下两角置螭龙纹角牙。

紫檀灵芝纹架子床

紫檀灵芝纹架子床

两侧围子和后围子为上下两层,上为双环卡子纹,下为十字连方纹。床盘面沿混面,下有束腰、直牙板,小挖马蹄足演示了由直腿马蹄足转变而来的形态。

此床四柱,为清早中期之作品,可见明式家具末期也有四柱架子床。而在明万历的《三才图会》插图上,可见六柱架子床。故可言,四柱架子床不一定年代都早,而六柱架子床年代不一定就晚。

4、卷云纹三弯腿型之黄花梨螭龙纹架子床

黄花梨螭龙纹架子床,为六柱式。门楣子分左中右三格,攒框装板,上雕螭龙纹。前围板、后围板、侧围板上均斗簇四合如意纹。四合如意纹中斗簇团形螭龙纹。前围板上部为正面螭龙纹(“猫脸螭龙”),形象可爱,显现着装饰的新式样。与之相应,牙板中心浮雕团形正面螭龙纹,其两侧为侧面螭龙纹。

黄花梨螭龙纹架子床

黄花梨螭龙纹架子床

三弯腿足端雕内卷云纹,这是明式家具中矮三弯腿的一种基本式样,三弯曲线化解了床体巨大矩形的单调。

5、螭龙头爪纹三弯腿型之黄花梨福寿字螭龙纹架子床

黄花梨福寿字螭龙纹架子床,四面床围、牙板、三弯腿、束腰等处的格局和纹饰与上例架子床基本一样。其区别之处, 一是四周门楣子的绦环板上,透雕喜鹊登枝纹,与上例之透雕螭 龙纹有别。二是束腰由两节矮老隔成左、中、右三段,左段和右段上,对称的双螭龙间雕对称的螭尾纹。中段上对称的双螭龙之间雕变体寿字。三段束腰上的符号全部代表子母螭龙纹寓意。

黄花梨福寿字螭龙纹架子床

黄花梨福寿字螭龙纹架子床

6、直腿圆裹圆型之黄花梨直腿圆裹圆架子床

黄花梨直腿圆裹圆架子床,为四柱式,门楣子为扇活形态,与四柱相连。攒框中,扁圆环构成二方连续图形,各环由短材与上下框相接。

黄花梨直腿圆裹圆架子床

黄花梨直腿圆裹圆架子床

后面、两侧围子中,多个圆环套叠成行,交接处以结子纹装饰,特别带出了年代偏晚的气息。多环纹上下以圆状卡子花与上下边框相接。床边抹下垛边一层,下为圆裹圆罗锅枨,枨上饰委角扁圆形卡子花。门楣子、围板、罗锅枨上的卡子花以三种不同的圆形形成变化对比,又相得益彰。上中下各层装饰亦不拘成规,使此床成为难得的一品。明式家具晚期的器物上有加大圆环数量的趋势。一般而言,圆环越多,年代越晚。

以往和当下,人们对于古家具关注和赞美最多的是画桌、 画案、椅子等所谓书房(文房)用器,而在诸多的古典家具的评论文字中,很少看到对架子床、镜台一类华美秾丽风格的卧室之器的关注和研究。其实,卧室重器架子床是古家具最需珍视的一 类。其工艺成就、观赏价值极高外,还更集中、更典型地反映了当时黄花梨家具消费的社会场景和生长环境。它们是古典家具的全息体,有多方面意义可供探究。

除拔步床之外,架子床代表了最多部件的生产和最繁杂的组合工艺。家具制作中,越繁杂的构件组合工艺难度越大,对匠艺的要求越高。架子床以几根柱子支起床架,使用起来要稳定坚固,这在力学上有极科学的要求。

在装饰上,架子床代表着一系列的工艺的高水平,包括攒框打槽装板挖洞、攒斗、透雕、浮雕等,是各类装饰工艺的最先行步伐和最丰富的成果。

架子床形象显赫,姿态骄傲。在视觉审美上,它具有明式家具诸般风格,体现了传统美学方方面面的特征,审美价值最丰富,它极大地丰富了明式家具瑰丽多姿的面貌。

在当时,一堂明式家具之中,架子床无疑是尊贵的家具旗舰。

对整个明式家具审美风格的区别,可以引用晚唐司空图 《二十四诗品》和王世襄参照《二十四诗品》提出的十六品。 但要说明的是,这些都是不同审美风格的梳理,而不是价值好坏的评判标准,在任何风格的作品中都有优劣的区别。 

晚唐司空图《二十四诗品》中,每品十二句四言韵语,形象地描述了诗歌中各种艺术风格的特征,品目为:雄浑、冲淡、 纤浓、沉著、高古、典雅、洗练、劲健、绮丽、自然、含蓄、豪放、精神、缜密、疏野、清奇、委曲、实境、悲概、形容、超诣、飘逸、旷达、流动。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称《二十四诗品》:“诸体必备,不主一格。”王世襄参照《二十四诗品》之体,为明式家具列出“十六品”,认为“品”即是优秀,其实“品”更多是风格。其十六品为:简练、淳朴、厚拙、凝重、雄伟、 圆浑、沉穆、秾华、文绮、妍秀、劲挺、柔婉、空灵、玲珑、典雅、清新。

从明式家具整体发展过程看,各种架子床基本包括了林林总总的各端风格,审美性格丰富多样。如果用以上诸品划分一 下黄花梨架子床的审美风格,其功力虽非绰绰有余,但庶几可矣。在此,人们可以看到秾丽、华贵,也可见文绮、清新。有妍秀,有典雅、也有淳朴。厚拙中有灵动,凝重中寓柔婉。雄伟圆浑之体,空灵玲珑之貌,皆有具象,以符其名。

南朝刘勰《文心雕龙》中,将不同艺术风格分为八种: “一曰典雅,二曰远奥,三曰精约,四曰显附,五曰繁缛,六曰壮丽,七曰新奇,八曰轻靡。”其中雅与奇、奥与显、繁与约、壮与轻相殊反,构成相互对立的两极。他认为不同作者会有不同风格。同时,一个作者也可以不限一种风格,往往多样并呈或不同时期有不同的变化,这些对风格的概括也适合明式家具中的架子床。

架子床以一己系列迎战一整套杰出的艺术理论的分类, 能量超大,容载广博。它是明式家具中的异物,是“外星来客”,不同凡响。

(来源:第六十一期《品牌红木》杂志  张辉/文)


上一篇:家有书房,浸润风雅
下一篇:和品牌红木一起拥抱更多可能性
杂志文章详情页

大家喜欢看的

  • 杂志推荐
  • 卷首语
  • 视点
  • 观察
  • 业界
  • 雅学
  • 推荐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