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木家具行业黄金媒体

分站:中山红木东阳红木仙游红木新会红木

热门搜索:国方家居居典红木双洋红木戴为红木

第三期

轻文明与新中式

有没有察觉,世界正在被“轻”颠覆?从纳米级物体到高科技工具,从建筑设计到物品样式,从对瘦的狂热到轻食排毒,从滑翔类运动到各种放松手段,物质和文化领域的“轻”重塑着认知,带我们摆脱一度代表敬意、庄严和财富的“重”。哲学家吉勒·利波维茨基在《轻文明》一书以法国为例,描摹了隐匿在当代社会的某些新变化,它代表的流动、喜悦、轻盈,也在中国初现端倪。

在20世纪来临之际,尼采曾写道:美好之物是轻盈的,一切神圣皆以灵巧之足奔跑。
在20世纪来临之际,尼采曾写道:美好之物是轻盈的,一切神圣皆以灵巧之足奔跑。

尼采的话从未如此恰如其分,“轻”正在抢夺主流!它是社会加速变化的动力,影响着时尚、设计、商业、娱乐、文化、生活、伦理、政治,每天都占领更广的领域,同时它在各个领域的发展仍参差不齐,轻文明正是这样一种方兴未艾的新型文明。

例如,商业领域建立起享乐主义、趣味至上的参考标准,包括家具在内的消费品被包裹上趣味、享受的光环,消费世界倾向于让人遗忘和减轻当下的重量,一切使人“对自己的身体和精神自我感觉良好”的事物蓬勃发展。轻奢主义是它的一条分支。

家具行业能感受的“轻”来自家具风格、样式、材料、设计思想的迭代。从重到轻的变化,以建筑和设计的去装饰化为源头,新技术和新材料、新思想、新审美,三股力量在曲折前进中造就了“极简”和著名的“少即是多”。在中国成长着的新中式家具正实践着删繁就简,和“轻”不无关系。

尽管“轻”摆脱了过去的“轻佻、肤浅”之意,成为一种覆盖全球的范式,但我们还是有一些不能承受之轻:如利波维茨基在书里写的,当超出某个边界时,轻浮之轻就会卷土重来。也就是说,当直接关联我们生活的时候,“轻”依然是个严肃的话题,因为卸除一切思想重量意味着智慧流失,娱乐至死意味着逃避现实,过度瘦身意味着健康危机……特别是消费世界建立在生活原则和生活理念上的“轻”,它不能不承担起能够改变生活的责任之重。

新中式家具也一样,不能为了让更多人接受就随意将其扯入“轻”的世界。文化之厚,责任之大,怎能随意言“轻”?

(来源:第三期《新中式家具》  张星、何欣仪∕文  何欣仪∕编辑)

标签:
上一篇:新中式家居 流行轻奢风
下一篇:中式家具新体验:新中式民宿 别样中国风

大家喜欢看的

  • 杂志推荐
  • 卷首语
  • 视点
  • 观察
  • 业界
  • 雅学
  • 推荐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