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传统工艺大师(红木家具类)官方网站

大清翰林董事长。吴腾飞自幼爱好绘画,1990年考取了广州美术学院深造中国画。在求学期间,他开始接触广作红木家具,并为之着迷。就这样,出于自己的兴趣,他在2007年成立了吴腾飞古典艺术设计工作室,并创立“大清翰林”艺术家具品牌。凭借精良的质量、精湛的技艺、精深的文化,大清翰林走上了发展快车道,成为国内红木界的翘楚。而他,始终执着专注,对红木家具倾注全部的心血,并身体力行,推动行业的健康有序发展。现在,他仍旧坚持每幅设计稿都亲自绘制,扎实的国画基础、丰厚的国学素养,为大清翰林产品注入了厚重华滋的意蕴。

大师荣誉

吴腾飞作品《竹林七贤》荣获“第二届金斧奖——中国传统家具设计制作大赛”最高奖项“神品”奖

吴腾飞作品《盛世华钟》荣获2014年第四届浙江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特等奖”

吴腾飞作品《中华耕织世纪大柜》荣获2013年度“东作”红木家具十大精品

吴腾飞作品《盛世华钟》获2013年“金斧奖”中国传统家具设计制作大赛“神品奖”

吴腾飞作品《帝王阁大床》作品在第五届中国(东阳)木雕竹编工艺美术优秀作品博览会荣获金奖

吴腾飞作品《精雕八仙大圆桌》作品在第五届中国(东阳)木雕竹编工艺美术优秀作品博览会荣获金奖

吴腾飞作品《莲花沙发》荣获2010中国(天津)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暨中国中式家具精品展优秀作品评比金奖

吴腾飞作品《董事长办公桌》荣获2010中国(天津)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暨中国中式家具精品展优秀作品评比金奖

吴腾飞作品《历朝贤后图顶箱柜》2010上海世博会“中华艺术•国家大师珍品系列荟展”——中华木雕精品展特别金奖

吴腾飞作品《帝皇阁大床》在十二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暨国际艺术精品博览会上获得“2011天工艺苑•百花杯”中国工艺美术精品奖金奖

吴腾飞作品《二十四孝柜》在十二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暨国际艺术精品博览会上获得“2011天工艺苑•百花杯”中国工艺美术精品奖金奖

吴腾飞作品《帝王阁大床》在第六届中国(东阳)木雕竹编工艺美术博览会“全国省级工艺美术大师作品展”中荣获金奖

吴腾飞作品《清明上河图大圆桌》在第六届中国北京国际文化创意产业博览会大师精品展评比中荣获金奖

吴腾飞作品《精雕溪山行旅图会议桌》在第六届中国(东阳)木雕竹编工艺美术博览会参评作品评比中荣获金奖

吴腾飞作品《新宝座沙发》在第六届中国(东阳)木雕竹编工艺美术博览会参评作品评比中荣获金奖

吴腾飞作品《精雕海棠面圆桌》在第六届中国(东阳)木雕竹编工艺美术博览会参评作品评比中荣获金奖

吴腾飞作品《帝王阁大床”》荣获中国家具协会传统家具专业委员会举办的2010年度东阳红木家具精品金奖

吴腾飞作品《清明上河图宝座》荣获中国家具协会传统家具专业委员会举办的2010年度东阳红木家具精品金奖

吴腾飞作品《十二人八仙大圆桌》荣获中国家具协会传统家具专业委员会举办的2010年度东阳红木家具精品金奖

吴腾飞作品《百子图大圆桌》荣获中国家具协会传统家具专业委员会举办的2011年度中国红木家具“东作”金奖

吴腾飞作品《清明上河图罗汉床》荣获中国家具协会传统家具专业委员会举办的2011年度中国红木家具“东作”特别金奖

吴腾飞作品《九龙屏风大床》荣获中国家具协会传统家具专业委员会举办的2011年度中国红木家具“东作”精品奖

吴腾飞:善于放空自己,是一种境界

“这只小小的瓷杯,当它盛上茶水放在你面前时,在你看来,它也就是杯茶。”坐在吴腾飞缥缃万卷的书房里,品着他当年从老挝带回的普洱茶,一时竟无意理会他的话是否含有禅机。

“但是你如用另一种思想境界和人生感悟去体会它时,发现茶就是一种人生的生活境界,茶如人生。”他谈起不久前在北京参加的“在此”生活艺术雅集,大片空白映衬着古朴器具,令人心头浮躁渐退,回归清寂……

窗外,春正归去。室内,吴腾飞却用他的禅画留下了俏色江南。“禅画重在以笔墨表达禅理。但我的禅画并非用于‘接引’观者抵达禅静境界,而是用笔墨抒写心灵的声息,放空欲念,达成身心的平衡。”这位放下俗务、把企业交由员工打理的中国木雕艺术大师说,研习禅画数载,让他明白——善于放空自己,是一种境界。唯此,才能达到平衡。

“在机场里,我捧着《坛经》而读,直到催促登机的广播响起。那一刻我忽然明白,原来人生居然真有‘忘我’,而我居然真能做到‘忘我’。”

像所有的企业家一样,吴腾飞也有过忙乱而疲于奔命的创业初级阶段。

上世纪90年代,他创办了公司,兼营古典建筑装修。那时候的红木家具产业主要集中于广东,东阳红木家具产业发展氛围的欠缺,市场竞争的无序,让吴腾飞既惶恐又烦躁,“感觉自己陷入了‘无明’,想改变现状却不知从何入手。”

2006年,吴腾飞到老挝采购红木原料。在昆明机场候机时,他踱进书店,看到了《坛经》。“当时国内正兴起回归传统文化热潮,各种佛学经典都在通俗化,但我一直没时间接触。”吴腾飞捧着《坛经》,对照译文细读,心渐平静,竟忘记了时间,直到催促登机的广播响起。

“登机后,我忽然醒悟过来,原来世间真有‘忘我’这种境界,而我居然能够做到‘忘我’。我想,这就是‘洗心’吧。”于是,在老挝的那段日子,吴腾飞一有空就读经礼佛,心头觉得前所未有的澄澈而安宁。

回国后,他买了各种禅学书籍,越读越觉得自己以前被种种“业障”所迷惑,“比如只把红木当成纯粹的木材,当成营利的器物,却想不到一棵树也有佛性,能照进我们的内心。我们应该对它怀着悲悯与敬畏,让它的佛性净化人心。”

读书渐多,心智渐启。

吴腾飞把阅读视野从原先的佛学一家,延伸为儒、道等更广阔的中国传统文化层面。他对《论语》《中庸》《大学》以及《道德经》等尤其喜爱,反复研读,“儒家的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道家的道法自然、谦下虚无,佛家的明心见性、戒贪嗔痴,可说是互相补充、互相制约。我们的心就像一泓水,置于什么样的容器中,就有什么样的形状,但这一切都不是本我的形状,然而又必须遵循被限定的形状,它就是度。”吴腾飞若有所思地说,心灵的自由与发展的维度,正是中国传统文化教给他的平衡之道。

“如果说从前绘画是为了谋生,那么当下我已让绘画回归本心。特别是禅画,表达的不仅是内心世界,还有‘以艺明志、以器载道’的醒悟。”

2009年,凭着精良的质量、精湛的技艺、精深的文化,吴腾飞的大清翰林古典艺术家具有限公司走上了发展快车道。他逐步把公司事务移交给员工,自己重拾纸墨刀笔,交游中西文化。也就是从此时起,他开始涉足禅画。

其实,对于绘画,吴腾飞始终未曾放弃。受父亲影响,他从小喜爱绘画。“父母外出种田砍柴,我就在家里画画。”他清晰地记得,当零用钱攒到一定额度,他就跑到南市街道大联村大田头买连环画,“三国、西游、水浒,是我最喜欢的。我把里面的人物画了一遍又一遍,直到与书里的形象不差分毫。”吴腾飞笑着说,自己当年最痴迷的还是画人物的盔甲,这一爱好竟然遗传给了儿子,年仅7岁的儿子把盔甲画得比当年自己的作品还要漂亮。

后来,吴腾飞进入广州美院深造中国画,并接触了广作红木家具。“学中国画纯粹是出于爱好,但没想过有一天它会成为我谋生的工具。”创办公司后,吴腾飞坚持每幅画稿都亲自绘制,扎实的国画基础、丰厚的国学素养,为其产品注入了厚重华滋的意蕴,使“大清翰林”成为国内红木界的翘楚。

  • 吴腾飞
  • 吴腾飞
  • 吴腾飞
  • 吴腾飞

“红木家具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不仅融入了儒道释三家的文化精髓,还是传统书画的物质外现。像明式家具的内敛空净、清式家具的庄重雍容,都含着禅机与法度。”吴腾飞认为,如果没有文化作为支撑,红木家具就会“繁而俗”、“臃而乱”;而禅画的“空山无人、花开花落”、“万古长空、一朝风月”,寥寥数笔,内涵深刻,开启深度而幽远的思维,启迪心智,使人顿悟。“把禅画意识注入红木家具设计,不仅可以使人感受禅的意境,还能领悟儒家思想的韵致、道家思想的空灵。”在吴腾飞看来,红木家具有三种境界:肌秀、骨秀、神秀。第一种最多,浓妆艳抹;第二种入门,略施粉黛;第三种是已得堂奥,清水芙蓉,自然纯净,正是禅画的意境,也是红木家具“以艺明志、以器载道”的法则。

当然,禅画于吴腾飞,早已不是谋生工具,而是心之所系。“最喜欢在绵绵细雨天,躲进禅耕阁小楼,焚香品茗,坐拥书城,一经舒心。”藏书数万的他,连罗汉床都被书籍占领,“看书有所悟,就挥毫作画。但审慎的心态让我又至于恣意泼墨,只会寥寥数笔,以至简的形象阐述当时心迹,留白较多。”有行家认为,他这种简远的笔墨,体现了不立文字、直指本心的直观简约主义思想和卓而不群的禅境风骨。

“禅画浸润了我的思想理念。亲近它的过程,就是领悟慢、静、虚的过程,‘空’是人生的至高意境。我希望自己每幅作品都有‘空’的力量。”

虽说创作禅画多年,但吴腾飞保存下来的作品并不多。“我好不容易跳脱中国画的传统模式,每次创作禅画都要先剔除内心满满的感受,留下真正的感悟,然后依凭这种感悟作画,所以产出率并不高。”这种近乎挑剔的创作态度,无意中让吴腾飞放慢了生活节奏,“自从研习禅画,我才发现,‘慢’是多么美好的状态。世界上许多事都急不得,急也没用。与其如此,不如享受慢生活。”抱着这种态度,他的步伐变缓,心灵开始安静,“随后你会发现,当初自己曾经执著而痴迷的欲望,都在远去,身心变得虚净。”吴腾飞回忆,这种状态就像是把自己的内心一倒而空,通身舒坦,“我终于明白,空,其实是人生最美妙也最高贵的境界。一个人不把自己腾空,就像电脑不格式化,总有一天会内存爆满而死机。”他说,这正是中国文人最尊崇的“空故纳万境”。

空,在吴腾飞的意念里,其实充满力量,“我喜欢这种状态,也希望我的禅画也能给人‘空’的力量。‘空’并非空无一物,而是有故事承托。”他用“真气充盈”来形容这种感觉。不仅如此,他还把“九艺”融入禅画,学习治印、赋诗,做到“诗书画印”四美兼具。他的新作《禅坐》,表现的是一只鸟栖于孤枝上的情景,虽多用枯墨,但意境清润饱满,让人不由想起顾随的诗“禅机说到无言处,空里游丝百尺长”。而他自己赋诗:“寂寥此禅坐,空阶露华白。心光耿相照,但有指头月。”《天真》则描绘了一只蜷伏的小狗,“亭子净无尘,松花落葛巾。云林遗法在,仿佛见天真”的诗句,让人顿觉心头无垢。他的《高瑶山居》,是他于近日在“雷弄山房”工作室内,远眺故乡南市街道高瑶山,将青黛山色、空濛烟云表现得悠远空阔……“这些画里的意境,不可说,也无法言说。只能说是如鱼饮水,冷暖自知。”吴腾飞说,这些画作给他的独特收获,就是让自己的心态更加虚空,“画作中的主体不是小就是低,这正是收缩自我、实现小我的理念外泄。现代人的欲望不断膨胀,几乎忘记了如何收缩自己,虚己之心。我想,借助禅画,每个人都可以反观自己,廓清自己真正的需求。”

为了提升禅画的清虚高远意境,吴腾飞不断汲取着各种艺术养分,中国的“九艺”之外,日本的花道、枯山水园林,都成为他的禅画借鉴对象。他自嘲这是种“娱乐”,因为自己不是禅师,“如果有一天我对自己的作品满意了,一定会举办个人画展,但仍然不是借禅画接引开悟世人,而是与人共享‘小我’之境。”

浙江大清翰林古典艺术家具有限公司位于“世界木雕之都”浙江省东阳市,座落于风景秀美的雷弄山脚下,江南园林风格建筑,青黛粉墙,廊庑院语,环境宜人。公司以“大清翰林 大师作品”为理念,坚持“我们只做精品”为发展目标。 经过多年的发展和积累,汇集了大批优秀的管理和设计人才,以及技术精湛的工匠。形成了以“德”为核心的企业经营文化,以“易”为核心的企业创新思想。公司以古典艺术家具为载体,引入人性化、规范化生产管理。以研发、生产、销售相互促进的运营模式。以发扬中国古典艺术家具文化为己任,坚持自主创新,不断提升自我。在中国木雕艺术大师吴腾飞的领衔指导下,公司设计的产品在业界独树一帜,获得多项大奖,品牌知名度享誉全国。

  • 帝王阁大床
  • 清明上河图宝座
  • 盛世华钟
  • 中华耕织世纪大柜
  • 竹林七贤

注:本专题所有文章如果转载请先与本站进行联系,要有授权才可转载 电话:400-0088-328

粤ICP备09073361号 版权所有(2008-2020):品牌红木网 制作与维护:品牌红木网运营部